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新生醫專-醫藥保健商務科

Recent

數據載入中...
血糖剋星綠原酸,不僅可以體重管理還可用於糖尿病抗糖

 
現代人對於美感的要求都相對提高許多,許多人追求穠纖合度的完美身材,因此開始從飲食中找到一些可以達到體重管理的食材,然而,要做到體重管理,在生理機制上可以去探討的部分,除了減少口慾的需求,降低飲食量,另外一個重要的機制就是抑制醣類或脂肪生合成的路徑,阻斷這些生成人體醣類或脂肪等肥胖物質的路徑,就可以達到體重管理的有利條件。
 
綠原酸是什麼?
 
綠原酸(Chlorogenic Acid)是飲食中最豐富的多酚化合物之一,可以從植物的產生的酚類次級代謝物獲得,像是在蘋果、咖啡、牛蒡、馬鈴薯等食材都可以找到綠原酸的存在,其中咖啡中所含的有效含量是最多,也是咖啡重要的組成成分,綠原酸從飲食進入後,部分會進入到血液循環,未被吸收的部分就會進入到消化系統的結腸處被吸收。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綠原酸具有許多生物活性,包含抗菌、抗氧化和抗癌等活性,而近年被特別討論的是它在葡萄糖和脂質代謝有關的作用和應用[1,2]。
 
對身體的益處
 
綠原酸的好處在許多文獻中都有探討,1990年代就有一些文獻在探討綠原酸可以抑制結腸、肝臟跟口腔舌癌的發生,並且具有抗氧化的作用。此外也有文獻提到綠原酸可以調節參與葡萄糖代謝的葡萄糖-6-磷酸酶,並且降低低密度膽度醇(LDL)的比例,以及降低總膽固醇達到心血管疾病風險降低的益處。在牛蒡中所含的綠原酸,亦被指出具有抗菌、抗發炎的作用。近年來的研究,更是著重在綠原酸可以抑制脂肪細胞群的生長,這也為有減重需求的人,帶來了一個可行的輔助策略[3]。
 
作用機制
 
綠原酸可以透過激活AMPK訊號傳遞路徑 來調節葡萄糖跟脂質代謝,AMP活化蛋白激酶,它是細胞能量的主要傳導器與平衡控制因子,在許多藥理跟病理中探討,像是糖尿病常用藥二甲雙胍類(如Metformin)、噻唑烷二酮類(TZD)以及運動等,都會透過這條訊號傳遞路徑來進行調控,一旦激活AMPK,可以將胰島素調控的葡萄糖轉運蛋白(GLUT4)從細胞內膜轉移到細胞質膜,從而增加葡萄糖的轉運,而達到降低血液中糖分的效果[1,4]。此外,綠原酸可以抑制肝細胞中約40%的葡萄糖-6-磷酸酶(G6-Pase)活性,並且延遲葡萄糖-6-磷酸酶轉運酶的作用,進而延遲腸道吸收,阻斷葡萄糖生成的主要代謝途徑,並且在小鼠實驗中表明,可透過上調肝臟PPAR-α(脂蛋白脂肪酶合成)的表達,和抑制G-6-Pase(葡萄糖生成)的表現,達到代謝的調控機制[1,5]。
 
動物實驗證實控制體重的效益
 
綠原酸是一種在植物中普遍存在的酚類化合物,可以影響脂質代謝、膽固醇及三酸甘油脂等代謝,在營養生化期刊發表的一篇實驗表示,研究者使用大鼠並透過靜脈注射綠原酸(5mg / Kg體重/天)三週,跟另一組沒有處理綠原酸的大鼠相比,空腹血漿膽固醇和三酸甘油脂濃度分別顯著降低44%和58%[6]。在另一個美國佐治亞大學藥學院做的研究,研究人員餵食6週齡大的小鼠常規食物或是高脂肪飲食15週,並且每個星期在腹膜注射兩次綠原酸(100 mg / kg),在研究結束後測量小鼠的血糖、胰島素和脂質水平等,並且評估肝臟脂質累積和葡萄糖穩態,結果發現,綠原酸可以顯著的阻斷飲食誘導的肥胖發展,但不影響肥胖小鼠的體重,並且可以抑制高脂肪食物誘導的肝臟脂肪變性和胰島素阻抗,可作為綠原酸預防飲食誘導的肥胖和肥胖相關代謝症候群的直接證據[7]。
 
 
對抗糖尿病的新武器
 
文獻中指出,綠原酸可以作為新型胰島素增敏劑,可增強胰島素的作用,類似抗糖藥物二甲雙胍的治療作用,在糖尿病大鼠中發揮抗糖尿病的潛力。從綠原酸對肝糖分解、血糖水平跟葡萄糖耐受度的分析影響,結果發現綠原酸在口服葡萄糖的試驗中,可能是透過減弱腸道對葡萄糖的吸收,確實可以促進讓血漿中葡萄糖的峰值顯著下降,表明綠原酸可作為血糖指標降低劑的可能作用[1]。
 
 
新生醫藥保健科歡迎您的加入~報名專線 03-4117578 #647、296 
 
 
參考資料
[1] Meng, Shengxi, et al. “Roles of chlorogenic acid on regulating glucose and lipids metabolism: a review.”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3 (2013).
[2] Olthof, Margreet R., Peter CH Hollman, and Martijn B. Katan. “Chlorogenic acid and caffeic acid are absorbed in humans.”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131.1 (2001): 66-71.
[3] Cho, Ae-Sim, et al. “Chlorogenic acid exhibits anti-obesity property and improves lipid metabolism in high-fat diet-induced-obese mice.”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48.3 (2010): 937-943.
[4] Stöckli, Jacqueline, Daniel J. Fazakerley, and David E. James. “GLUT4 exocytosis.” J Cell Sci 124.24 (2011): 4147-4159.
[5] Arion, William J., et al. “Chlorogenic acid and hydroxynitrobenzaldehyde: new inhibitors of hepatic glucose 6-phosphatase.” Archives of biochemistry and biophysics 339.2 (1997): 315-322.
[6] de Sotillo, Delcy V. Rodriguez, and M. Hadley. “Chlorogenic acid modifies plasma and liver concentrations of: cholesterol, triacylglycerol, and minerals in (fa/fa) Zucker rats.”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al biochemistry 13.12 (2002): 717-726.
[7] Ma, Yongjie, Mingming Gao, and Dexi Liu. “Chlorogenic acid improves high fat diet-induced hepatic steatosis and insulin resistance in mice.” Pharmaceutical research 32.4 (2015): 1200-1209.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